西安更牛80後,別墅論畝狗窩78平,然而塌方了!

2018年11月07日 酒窖常識 106 views

上一篇文章中,蛋總提到了西安怪事多,其中包括西安高新控股這個資產1270億的國企,任用了80後任董事長,以及90後甚至95後任董事。

目前官方的說法是三人並無特殊背景,並且李甜目前月工資4351元,朱玥目前月工資3600元,趙雪瑩目前月工資4200元,在任職前後薪資無變化。

有人認為這三個人隻是掛名,而西安高新控股隻是高新區政府的融資平台,由於政企分開,政府工作人員不好在企業任職,所以用這三個人當橡皮圖章,還說這種做法是常見操作

如果這種做法已經成為體製內司空見慣的事,蛋總怎麽覺得更加糟糕,甚至有點細思極恐,這還叫政企分開嗎?我甚至覺這種形式上的政企分開,還不如不分。

按照公司法,如果企業出現違法犯罪,給企業(國有資產)帶來巨大損失,出來承擔責任的卻不是實施違法犯罪的真正主體,而是一個背鍋俠

權利和責任出現了分離,真正享受權利的,卻完美逃避了法律責任,一旦出現問題,受害的第一是背鍋俠,第二是國有資產。

如果這種做法真的很普遍,那我就很擔心中國的地方債了。上級給西安高新區的最高債務限額是245.76億元,而2017年末西安高新區政府公開的債務餘額是242億元。

似乎高新區政府正在安全運作,債務看起來沒有超標。然而西安高新控股資產1270億,負債高達867億,淨資產402億,問題是這個公司的實際控製人是高新區政府。

也就是政府以這一個公司的名義就借了867億的債,如果如果按照6%的債務利率,公司每年需要支付利息50億,但公司上半年營業收入才7億。

也就是光利息的缺口,一年就達30多億,這30多億,最終還是要由當地政府買單。這一屆班子通過舉債弄出了政績,但是下一屆班子卻背負了沉重的債務負擔。

那麽問題來了,全中國的地方債到底有多少?對中國經濟安全會有什麽樣的影響?我突然覺得這是個龐大的債務黑洞,這才是細思極恐的地方。

西安的80後沒有最牛,隻有更牛。

10月中旬,西安南郊的秦嶺自然保護區的違章別墅被拆了,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有一套超大違章別墅,占地麵積14.11畝,魚塘超過千平,狗舍淨麵積78平方。

說實話,在座的各位80後90後的蝸居,除掉了公攤,再除掉牆體麵積,估計都沒人家狗窩大。

以前我們常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現在要改改了,金窩銀窩不如別人的狗窩。說句題外話,千萬不要讓你家狗看蛋總文章,小心它起義。

這別墅氣勢恢弘,光院子裏就有“兩條高速”(快速通道),一條叫父保高速,就是房主父親臥室到保姆那屋的;另一條叫媽廚高速,不是母親到廚房的,是到廚子那屋的。

這麽大院子不能空著,房屋主人在裏邊擺滿了古香古色的各種文物211件,其中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不可流通文物就是非法文物,歸國家所有。

能把181件屬於國家的文物弄到自己家,就算是在遍地文物的西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簡直把這裏打扮成了一個小型頤和園。

而別墅裏邊的豪華,蛋總沒有進去,隻能根據別人語言描述去腦補。當地村幹部李連濤,曾被多次邀請到別墅內參觀遊玩,被震撼到了。

他說“一進別墅大廳是兩米多高的達摩像,黃花梨木的,牆上貼著名畫家送的八駿圖,大得很。”剛開始蛋總也沒覺得沒啥,不就是放一個木頭疙瘩嘛,我農村老家也有很多,有啥了不起。

但是蛋總上網一搜黃花梨木,立刻嚇尿了,原來這貨是論斤賣的,而且一斤高達10萬塊,淘寶上的黃花梨木手串也得幾百上千塊!

如果這是個文物雕像,比如明清的老物件,這麽大的單體,起碼也得幾千萬。2015年5月上海的一次拍賣會,曾經有一根萬曆年間的黃花梨賣了4256 0000元!

李連濤還說,一個房間專門唱歌,安的是一套雅馬哈的卡拉OK係統,快20年前就值20多萬,臥室房頂是橡木的,酒窖裏都是茅台、五糧液。

挨著大樹好乘涼,他曾多次跟房主在別墅裏一起喝酒唱歌,也在這裏見過VIP大人物,他談起當時的情景,依然很感慨:“50年茅台當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讓我帶走。”

然而令人震驚的是,房主卻是個80後,叫支亮。他從2005年從當地村民中以修苗圃的名義,租了15畝地,租期70年。

而土地租賃和房屋建造都以陝西秦悅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進行的,其中支亮是這家的股東、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問題是公司成立的時候他剛剛20出頭。

20多歲的80後,建了這麽一處超豪華別墅不說,問題是這別墅占用了20畝基本農田,並且沒有任何手續,是一處徹頭徹尾的違章建築。

更牛批的是這麽一個赤裸裸的違章建築,在當地村民和媒體多次反映之後,依然屹立十幾年不倒,甚至扛過大大六次親自過問。

寫到這裏我終於明白了為啥永康書記被從浙江省委常委調任陝西省委常委,並兼任西安市委書記。

後來支亮扛不住了,最後又牽連出另一位更牛80後陳路,他才是真正的房屋主人,西安官方稱呼這別墅的名字,也從支亮別墅換成了陳路別

他更高明的地方是,髒活累活都是支亮在前台,錢從不經他的手,也很少露麵,經常電話遙控指揮,非法購買漢白玉觀音文物的時候他隻管牽頭。

問題來了,陳路是誰?西安人似乎都知道,就差官宣了,不過他到底是誰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拆除秦嶺的違章別墅,拯救秦嶺的脆弱的生態。

而更重要的是,以別墅為線索順藤摸瓜,拆除陝西政壇中的違章建築,拯救陝西省脆弱的政治生態

2017年12月24日,山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被查。

2018年6月12日,陝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胡誌強被查。

 2018年7月21日,陝西省人民政府參事,省發改委原副主任、黨組成員,省糧食局原局長、黨組書記吳新成被查。

2018年8月6日,陝西省紀委原預防腐敗室主任胡傳祥被查。

2018年11月1日,陝西省委常委、秘書長錢引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紀委和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18年11月2日,西安市市長上官吉慶不再擔任西安市委副書記、市長。

這個名單可能還會加長,這就是蛋總所說的西安怪事多,因為要塌方了……

秦嶺是中國的龍脈,違章建築一定要拆,以保護脆弱的自然生態;陝西是中華民族的發源地,反腐一定要進行,以保護脆弱的政治生態。

期待十三朝古都,早日恢複強漢盛唐的風采!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ph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