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家具竟然會讓你很想跟家人講話?無語症治療手冊

2019年01月02日 酒窖常識 312 views

有沒有設想過凳子可以觸發人與人交流的欲望?

“AA高桌凳”是一麵高腳桌和一把高腳凳的組合。細窄的高桌可供倚靠、暫時擱置雙手或是手中的酒飲。若有人在高凳坐下,會驚喜地發現無論對方高或矮,或坐或站,彼此的視線居然處於同一水平高度。對話的念頭由此滋生。

另一個有趣的事實是,一把長凳,人們總是傾向於選擇中央已經被人久坐壓彎的位置而坐。“彎凳”的靈感正由此而來。在長久的使用過程中,天然形成的弧度被計算並固定在木料上;若是兩人並坐,這微妙的傾斜則提供人與人相互靠近的借口。

這一係列凳子的設計師劉燁和王新鈞,擅長通過各種數據測量及實驗,探討人類行為模式與家具物件的有趣互動。獨立家具設計品牌長物舍(Hyfen)正是基於此創立。

明代蘇州文人文震亨曾經寫作一部關於生活與品鑒的筆記體著作《長物誌》,所謂“長物”,即身外之物。流行斷舍離的當下,人與物怎樣對抗且共存?

一個陽光很好的下午,AD+和Hyfen設計師之一劉燁聊了聊。關於家具與物件,Hyfen給出的方案是,它們可以不被定義用途,甚至不被定義身份:它可以是裝置,安靜地與環境融為一體,它可以是屏風也可以是衣架,全權交與使用者決定。從發現、體驗、理解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瞬間出發,從觀察人的行為出發,Hyfen想要探索的,是家具不同以往的全新使用方式

Hyfen長物舍

創立並實踐於美國紐約,設計師劉燁、王新鈞專注的領域跨越藝術、家具、燈具、產品與空間。作品受到各界關注,多次展覽於紐約、底特律、法蘭克福、斯德哥爾摩、新加坡、中國上海以及台灣,並刊載於北美、歐洲和亞洲多家媒體雜誌,設計產品在紐約MoMA Design Store, Wanted Design Store等多個博物館及設計品商店銷售。

2017年 金點獎最佳設計

2016年 新加坡家具協會頒發的年度設計師

2016年 德國設計獎提名

2016年 紅點獎-50位年輕設計師

關鍵詞:極簡、精美、直覺

ROUND 1

關於Hyfen

“可能因為我們比較‘不務正業’,回到家具或者產品的時候,設計的出發點,更接近於對人行為模式研究。”

Q1

Hyfen是在紐約創立的品牌,你們什麽時候去美國的呢?

我是先在中國讀的建築設計,之後去了美國。王新鈞也是先在台灣讀完了大學,學產品設計。我們是那屆唯二說中文的人。

位於紐約布魯克林的HCWD設計工作室和Hyfen展廳

Q2

你讀建築設計,你的搭檔王新鈞讀產品設計。怎麽想到創立家具品牌?

其實我們很早就有設計工作室。設計服務類、建築設計軟裝類、家居搭配方案、為科技公司做外觀設計等項目都在做,比較像All Desgin。後來接觸了不少室內的客製化家居項目,大浪淘沙積累了產品。也有人想買。我們想說不如挑選一些出來,做成一個品牌。Hyfen大概是兩年前創立的。

Q3

先後在中國和美國兩地求學,感覺有什麽不一樣?

對我影響其實都蠻大的。我在同濟讀的建築設計,學校的校訓之一是“兼收並蓄”,屬於相對發散自由的教學風格,三四年級後就可以挑選老師和團隊。其實和美國的教學模式有點類似。

“分到一間工作室,可是桌子椅子都要親手做”

後來我們在位於密歇根州匡溪藝術學院學習,其實是有點“奇葩”的一座院校,它屬於藝術類頂尖、但並不是綜合類大學,所以隻有研究生院。當時我們係隻有10個人,每年整個學校畢業70幾人。用的是歐洲的教育模式,相對實驗性很強。所以我們更加自由散漫了。沒有任何的作業和課題,全部都由自己開發。入校後每個學生會分到一間工作室,你可以做1:1的實體建築,也可以做模型。

其實真正動手開始做家具,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一進學校,進了工作室發現啥都沒有,桌子椅子都要親手做。

Q4

對於家具和產品設計的興趣,是那時被激發的嗎?

是的,後來開始在學校裏做一些裝置作品。匡溪藝術學院每年都有一個很有名的椅子展。我和王新鈞就想要做一把介於建築與產品之間的椅子。後來我們在室外把草坪掀起一角做成平台,其實更像是做了一個景觀。

當時親手一塊塊把草皮挖出來,堆出形狀,迎著陽光,澆水,養成一座大概5米長2米寬的超大型躺椅。我們特地和校長申請了全校最好的一塊草坪,然後把它鏟了。(笑)不過校長看到椅子很喜歡,幫我們一直保留了很長時間。後來開始有同學在附近的樹上掛燈,喝酒曬月光,變成了一個Party場所。這件事情算是我後來轉型做家具設計的契機吧。

“我們特地和校長申請了全校最好的一塊草坪,然後把它鏟了”

Q5

Hyfen的設計理念和國內的設計師似乎很不一樣。

可能因為我們比較“不務正業”,各類項目做得比較雜,再回到家具或者產品設計的時候,選擇接近設計的方式會更多元化一點,出發點更接近於對人群行為模式研究。

Q6

Hyfen的設計在美國完成,在國內生產後運到美國,所以是小批量出品?

三分之二在國內生產,美國也是合作型展廳比較多。所以是小批量,另外還有一些是定製化的設計項目。比如有個酒窖定了二十幾把折點椅。但想要椅背做鐵鏽處理,這樣的我們會選擇在美國當地製作。

“折點椅與折點凳” 最大化的利用了材質的優點,白橡木與折板金屬完美咬合,穩定耐久

Q7

目前的主業是打理Hyfen品牌?

其實我們算有三個方向的主業:定製項目,設計項目(空間、建築、家居產品設計等等)以及研究生院的教學工作。

Q8

除了設計展會,國內還有哪裏可以看到Hyfen的東西?

我們比較懶,批量的項目合作比較多。沒有在努力推零售啦。在國內AD+是第一個合作的電商平台。

上海SOHO複興廣場“STAY WITH ME 100把椅凳展”

Q9

所以生活狀態變成了需要在幾個城市來回跑?這兩年中國的變化特別快。

大部分時間還是待在紐約,對我來說最幸運的一點是,因為工作需要去到不同的城市,作為設計師來說其實是一件好事。

Q10

常年待在紐約,會想家嗎?

想是自然想的,不過爸爸媽媽退休後,一直是各地旅行的狀態。比起我們,他們更加行蹤不定。而且他們現在有時會來紐約住一段時間,家人在一起,就是家了。

ROUND 2

關於設計

“使用者一旦與我們的設計發生互動,他的心態與行為模式自然而然地東方起來”

Q11

我看到Hyfen的設計,比如像樹杈一樣似乎會生長的Y形衣架,比如磚燈、鏡月燈。是否你們的設計風格可以理解為將工業的人工化的材料與自然元素結合?

我們其實沒有刻意去做中式風格,或者特意使用自然的、東方的元素。一個人的家庭工作生活經驗,造就他的思維模式。我們身上的中國文化背景,使得很多人會從你的設計中看出有東方的味道在。

“Y字衣帽架” 參考樹枝分支與細胞分裂的自然現象

Y組件的數量可以依照需求增減,向上堆砌的同時,也向外擴大,自然形成一個類似樹木枝丫的造型,讓衣服在吊掛時能夠層層分開,有條有理

其他國家的人可能很少有這樣的心理狀態說,想要坐在長凳已經被坐彎掉的部位。可能西方人的思維模式比較直接,他們覺得物品的用途與外觀是一一對應的。而我們傾向於從潛在記憶或生活經驗中,直覺性地,感受性地表達。但是使用者一旦與我們的設計發生互動,他的心態與行為模式自然而然地東方起來。

"鏡月燈“ 雙麵圓鏡將手工吹製的玻璃球麵一切為二,隨即光線也被一分為二,意在重新定義吊燈與空間的關係,運用“無體量感”的鏡麵巧妙地把空間與燈具聯係在一起

Q12

“三葉苜”開瓶器,串起來甚至可以作為風鈴裝飾。Hyfen的設計,似乎傾向給予使用者很大的自由發揮空間。

這讓我想到我們在美國展廳常常會遇到一個問題,他們不知道如何對Hyfen的產品進行功能分類與入庫。我們也很為難,因為每個人買Hyfen的設計,回去可能有完全不一樣的使用方式。

我們一直以來想要嚐試模糊類別(Category)的產品設計,並不局限於傳統的家具分類。另外我們想要嚐試“留白”,對於產品的功能和使用方式,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種用法。比如磚燈,我見過最有趣的使用者,一個人買了兩盞,做手工首飾的她發現我們的磚燈大小形狀和光線都非常適合用來拍攝產品圖。

“三葉苜”開瓶器

Q13

聽說開發磚燈時你們在線上做了眾籌?

磚燈是Hyfen啟動後的第一個產品。最初原型是非常大尺寸的,是為一家畫廊定製的設計。

我們當時已經做過最壞的打算,即便眾籌不成功,我們依然會把這個小產品生產出來。結果超乎預料地,沒有做任何宣傳上線兩天就已經達到眾籌金額。後來算是連鎖反應吧,生產出來後美國媒體的反響和曝光都還不錯,設計類生活方式類雜誌都有報道。

“磚燈” 省去了傳統開關的方式,利用一個不透光的”空盒”,把”光源”蓋住的意念來做到類似開關燈的效果

Q14

今年很潮的智能小家電會成為Hyfen產品的方向嗎?

目前Hyfen所有的設計都想要做減法,我們收到很多很好的反饋,個人最喜歡的一個是,他說你們的設計讓人感覺很放鬆。這對於我來說是最好的評價。我覺得智能家電通常會把超多功能集中在一個物件上,APP啦,各種信息啦,使用之前要學習如何使用,可能還需要慢慢“養成”它,其實在不停做加法。我們還是希望多“留白”,盡量做到針對每一個產品隻用一句話介紹。

“Looop衣架”由一根金屬絲彎曲而成。金屬絲宛延形成三個環形空間,分別為寬闊的肩部支撐和衣架中心的穩定結構,簡潔輕快

Q15

瓦楞紙WA係列很有趣。今後還會做更多的藝術跨界設計嗎?如何挑選合作藝術家呢?

因為匡溪是所藝術院校所以像是打開了藝術圈的一個窗口,我們和美國當代藝術家和設計師的關係都不錯。目前來說我們會挑選一些有亞洲背景的藝術家,他們比較能理解東方思維模式,也能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

受回收瓦楞紙的啟發,設計師把具有短暫意象的材料巧妙地以陶土翻造,使其轉變為耐久的、可長期持續使用的日用小品

Q16

將來Hyfen會繼續把探討物件與使用者的關係,作為設計出發點嗎?

是的,不管是家具還是小產品,我們都有這樣的想法。包括“木目玩具”這樣的小物件,人和它對視的時候才能體會到美妙之處。

一套五個小玩偶,造型簡潔,通過不同的木質紋理顏色,以及眼睛的特征賦予各自不同的性格特點,而它們都擁有一雙會時時“跟隨”你的大眼睛

目前Hyfen所有的設計都想要做減法,我們收到很多很好的反饋,個人最喜歡的一個是,他說你們的設計讓人感覺很放鬆。這對於我來說是最好的評價。我覺得智能家電通常會把超多功能集中在一個物件上,APP啦,各種信息啦,使用之前要學習如何使用,可能還需要慢慢“養成”它,其實在不停做加法。我們還是希望多“留白”,盡量做到針對每一個產品隻用一句話介紹。

“轉角鏡”靈感來自古代銅鏡,不鏽鋼材質彎折90度之後成像,能夠看到“真實”的自己

Q17

 Hyfen最近的計劃是?

牆上裝飾品,比如書架、掛鍾等等。另外燈具方麵會從人的手勢變化,和時間控製出發,做一些新的嚐試。有的人比較懶,可能會忘記關燈,那麽我們在想做出某種手勢後,可以設定一段時間讓燈自然熄滅。

“之傾架”既可以成為屏風單元,也可以變成掛衣架,用作房間的隔斷,恰恰呼應了現代生活功能空間界限愈發模糊的現象

Hyfen在上海的展示空間

Q18

在劉燁看來,Hyfen是什麽?

Hyfen的發音和連字符號(Hyphen)是一樣的。往大了說,Hyfen想要做橋梁。是華人背景融合西方社會的橋梁,是不同地域城市靈感的橋梁,也想要用當代的材料表達我們的設計理念的橋梁。

Hyfen從來不是生活的主角,是不需要人牽掛的物件。我們應該多些關注身邊的人。人與人的交流、探索交流的新模式才是生活的主角。

AD+小商店  邊看邊買

編輯|張蘇珊

視覺 | Linke

圖片來自Hyfen

推薦閱讀

再現美好家居場景  提供實用有趣的家居搭配指南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phones